记录黄河入海流(保护区里的年轻人(14))

文章正文
2020-04-08 06:55

  图为邢西金在进行水文监测。
  张 利摄(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位于山东东营的利津水文站,是为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提供生态用水监测的控制站,也是黄河入海前的最后一个水文站。无论春夏秋冬、风雨阴晴,水文站的助理工程师邢西金都要完成特定点位的观测和取样,记下研究黄河的第一手资料。

  

  邢西金今年33岁,是黄河水利委员会山东水文水资源局利津水文站的一名助理工程师。初见邢西金,小伙子脸庞黝黑,身材偏瘦,挺结实。“每天都要到黄河取样,巡检观测,风吹日晒,黑是黑些哩。”邢西金憨笑道。

  虽然是个苦差事,这位来自沂蒙山区的小伙子却乐在其中,记录得格外认真。他说,他记下的是“研究黄河的第一手资料”。

  在黄河入海前的最后一个水文站监测

  利津水文站是为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提供生态用水监测的控制站,也是黄河入海前的最后一个水文站。在利津水文站站所斜对面,立着一块石头,写着“刘夹河险工”,旁边整齐地码着一块块大石头,石头堆另一侧紧挨着黄河。

  2015年大学毕业后,邢西金先在内蒙古自治区三湖河口水文站工作。2016年8月,他到利津水文站来报到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刘夹河险工。“为何独有此地放着大量石头?”初来乍到,邢西金很好奇。“这里是黄河下游重要险工地段,备好这些石头,有备无患。”利津水文站站长张利给他答疑,一旦黄河发大水,老百姓就要遭殃,“我们要站好岗”。

  此后,每次出站所大门,刑西金都会看一眼刘夹河险工。“这时刻提醒着我,这份工作有多重要,监测水文状况容不得半点马虎。”邢西金说。

  外出测量和取样,完成后回办公室分析样本,并上报相关数据,这是他的日常工作。

  到黄河中测流量、水位,取沙样,取水样,根据水流情况,怎么取、取多少,都有严格流程。“虽然现在已经熟门熟路,但是失误也往往在不经意间。”邢西金时刻记着张利站长对他说过的话:把每次取样都当做第一次,对着操作流程一步步来。一次不准确测量、一次不合格取样,可能就会对水情造成误判。

  除此之外,他还得测水温、气温、风速等等,在寒冷的冬季,还要观测冰情。一旦有结冰现象,就要着手防冰凌汛。

  回到办公室,不管多累,他都要将测量的记录誊写到相关台账上,及时向上级报告利津水文站测量记录以及初步分析。

  不能因为怕就不进吊箱

  在利津水文站站所内以及黄河对岸,有几座大型铁塔,铁塔之间由粗钢丝绳相连,横亘于黄河之上。用于测量和取样的吊箱,由专人通过机械操作游走于黄河两岸之间。

  邢西金刚来水文站时,测量和取样需要人工到河里操作。有了自动化测量和取样设备后,吊箱上不用上人了,邢西金在黄河岸边的操作间里按着按钮就能完成测量和取样。

  回想刚刚上吊箱时的工作状态,邢西金说,他也害怕过。工作人员要先到吊箱上,再由吊箱水平送至黄河上空指定位置,然后下降至黄河水面附近测量和取样,完毕之后,再由吊箱将人送至河岸边。

  “放仪器测流速,取水样、沙样,插杆测水深,这一系列操作都要在飘摇的吊箱上完成。”邢西金说,自己学的是机械制造设计及自动化专业,维护设备不在话下,可是在黄河上吊着测量和取样,想想就头大。“吊在空中,河面上风大,到处摆动,下面是急速的水流,低头一看心里害怕,上岸后两腿还软哩!”他说。

  “不能因为怕就不上吊箱,越害怕我就越要克服。”邢西金坦言,之后,他刻意多进吊箱,多向前辈请教,“刚开始还一心二用,边工作边担心掉河里。”适应之后,邢西金笑言,“任尔水急浪高,我自岿然不动,专心测量取样。”

  不过,邢西金说,传统技术不能丢,他依然熟背人工测量和取样的流程,并时常演练。“冬季有可能结冰封河,但水文数据一天都不能少。”邢西金说,结冰时自动化设备不能用了,还需要人上吊箱,然后放到水面附近,用冰镐凿冰孔,测量、取样,还要测冰厚。

  经常拿出历年的数据来琢磨

  除了测量取样,获取水文数据外,邢西金还经常拿出历年的数据来琢磨。

  他说,黄河水流量,站上每天都测,单看几个数据可能没有规律,但是数据日积月累,以月份、季度还有年份看,就能发现其中的奥妙。利津水文站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黄河水入海量超过300亿立方米。“这对我们总结黄河水文规律,做出预判很有帮助。我们要发现数据后面的规律。”邢西金说。

  前不久,张利带着邢西金还有站上的几位业务骨干,为胜利油田的输油管线从地下穿越黄河作测量。

  涉水、爬沟,穿越一人多高的芦苇荡,走过刚经过雨淋翻耕完的田地,鞋子比平时大了好几圈,全是泥。“走路好像腿上增加了好几个沙袋。”邢西金说,虽然辛苦,但丰富阅历、开阔眼界的同时,也学到了新东西,提高了能力。

  “扎根黄河边,做好水文监测。这就是我的座右铭。”邢西金说,利津水文站虽然工作辛苦,但氛围好,他也喜欢周边朴实的群众。

  刚到利津水文站不久,他就找到了自己的爱情,结婚后他把家安在了利津县城。虽然经常加班,好在工作地离家8公里,回家也很方便。今年春节,和往年一样,邢西金又在值班,没回老家看望父母。他打算等疫情结束,如果有时间,就抽空回去看看。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08日 14 版)

(责编:白宇、岳弘彬)

文章评论